本報特約評論員夏柏華
  10月14日的衝突似乎表明,當地政府對解決施工方和村民的矛盾,並未做出行之有效的努力;施工方、當地政府和村民之間,未能形成有效的對話機制。
  數百人參與,8死18傷。雲南昆明晉寧縣14日下午發生由徵地導致的衝突,引起社會廣泛關註。目前,官方和媒體都尚未公佈更多有效的消息,留給公眾的疑問也暫時無法消除:為何又是徵地拆遷?死傷為何如此慘重?現場為何沒有警方及當地政府應急處理?是什麼樣的徵地矛盾,釀成了今日的慘劇?
  讓人詫異的是,事發之後,無論是媒體的報道還是官方的通報,都未見當地警方的蹤影。按說,今年“3·01”昆明暴恐襲擊案之後,當地警方的應急處置和部署應能及時應對突發事件。而據村民的說法,晉寧此次衝突從下午兩三點開始持續到近5點,當天早上就有大批社會人員進村,村民多次報警,為何警方未及時趕來制止衝突?
  與往常的徵地拆遷一樣,這次事件首先讓公眾記住的是暴力:“黑衣打手”、各式器械、鋼盔。與往常不一樣的是,這起衝突參與人數眾多,後果慘烈。在這樣的慘劇之下,沒有贏家,村民、項目建設方、當地政府完全“三輸”。
  近些年來,徵地拆遷與暴力衝突似乎成為一個解不開的死結,由於徵地拆遷引發的衝突時有發生。在城市擴張、工業發展的過程中,不少地方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徵地拆遷。而由於多方的訴求未能達成一致,徵地又往往成為“血拆”的代名詞。晉寧14日的衝突,便是如此。
  晉寧此次衝突一方為昆明市重點規劃、重點打造的項目之一“晉城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”。而早在今年5月17日,項目就因村民反對而暫時停工;6月3日,雙方已經發生過一次衝突。10月14日的衝突似乎表明,當地政府對解決施工方和村民的矛盾,並未做出行之有效的努力;施工方、當地政府和村民之間,未能形成有效的對話機制。
  徵地拆遷每每發展為暴力衝突,補償無法達成協議是源頭之一。老百姓無非是嫌價格太低或者擔心徵地後沒有了生計來源。事發的晉城鎮富有村,本是種植大棚蔬菜的良田,收益豐厚,雖然貴為昆明市的重點項目,規劃之初是否考慮到老百姓的意願?在價格方面是否滿足了老百姓的需求?即便是有著GDP崇拜,要動工,為何不能事先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談,把老百姓的問題解決了再說?
  工業化、城市化快速推進,徵地拆遷不可避免,不管是針對此次大規模衝突還是跳出此事,各級政府都應再次、認真地好好反思,別總是等到矛盾釀成衝突、暴力演化成慘劇之後再來總結。
  相關報道見A20版  (原標題:誰縱容了晉寧暴力衝突)
創作者介紹

立法會

efzr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